全國免費咨詢電話19955787168
工程機械之都湖南60年工業發展艱苦歷程
作者:更新:2009/10/11 15:36:21已有: 人關注

有著工程機械之都美稱的湖南,工業發展一路坎坷,但也造就了非凡的成績,成為全國工業化進程的生力軍?;厥缀瞎I60年,在沉默斑駁然而孔武有力的工業變遷中,湖南工業留下了堅實的足跡。

  中國真正意義上的近代工業肇始于1865年,湖南人曾國藩與他的學生李鴻章在上海創辦了江南機器制造總局,這也成為后來持續三十年、旨在求富自強的洋務運動發端的標志性事件之一。


  雖然中國近代工業由湘人首創,但是湖南近代工業真正起步卻是甲午戰后,這與中國近代工業化起步已經相隔三十年。光緒二十二年(公元1895年),巡撫陳寶箴主湘,積極從事維新事業,成立礦務總局,試辦水口山、錫礦山、平江金礦局。湖南的近代工業由此起步,并得到了空前的發展。湖南一度成為甲午戰后“建立了一批卓有成效的洋務企業”當中“最為典型”的省份。


  在至今依然時時刺痛國人神經的“百年恥辱”中,工業化是每一位渴望富國強兵者信仰的圣經,工業革命機器轟鳴的號角成為國人耳中最美麗動人的聲音。據現在的研究資料顯示,自甲午戰后半個多世紀的時間里,湖南工業在一定程度上經歷了幾次起落,但無論興衰,都與戰爭息息相關。


  時間來到了1949年。此時全省工業總產值僅3.18億元,工業企業只有水口山、錫礦山、楊梅山、湘永、裕湘和華中等24個不像樣的礦山、機械、紗廠以及卷煙、陶瓷企業。其余都是個體手工業,殘存著農耕文明的印跡。新的執政者決心改變這一切,和整個國家大政方針一樣,“打掃屋子再請客”,一場新的工業運動在包括湖南在內的廣袤中華大地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這一政策的深遠影響,貫穿了共和國一甲子的光輝歲月。


  蘇聯遺產和東南暖流


  在共和國確立內政外交的大政方略之后,蘇聯在工業化建設方面所取得的成就讓它不僅在意識形態、同時也在國民經濟建設方面成為國人心目中社會主義至高無上的明燈。蘇式工業化體系也順理成章的成為共和國努力的方向。在此期間,建國之后的中蘇蜜月讓蘇聯為中國工業化建設中提供了大量的援助,156個援建項目成為那個時代工業化的標志,這些始于“一五”期間的功業結晶,迄今為止仍有相當部分在各自領域發揮著中流砥柱的作用。


  在這156個項目中,湖南共獲得6個援建項目,分別是南方動力機械公司(原331廠)、株洲電廠、株洲硬質合金廠(原中南硬質合金廠)、株洲洗煤廠、岳陽造紙廠和酃縣電站。這其中,株洲占有4席。這使得這個原本距離長沙市區50公里的湘江小鎮一躍成為湖南當時最大的工業城市。


  可以說,在1979年改革開放開始之前,“一五”時期是新中國經濟建設最令人神往的一段時期。這一段時期并不完全排斥市場規律的特征和勤儉建國的作風,使得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得到充分發揮。


  中蘇交惡后,蘇聯撤僑11萬,并帶走了幾乎所有的設計圖紙和資料。但是蘇式風格卻根深蒂固地存留下來,它與以156個重點項目為代表的工業體系一道,成為社會主義大家庭留給中國的主要遺產。


  出于對工業化夢想的追逐,在“激情燃燒”的五六十年代,中國人試圖掙脫經濟法則加在他們身上的束縛,實現一種神奇的增長率,人們堅信只要再加一把力,一種“歷史終結”式的祥和景象就將在整個中國大地上呈現。在大躍進期間,邵陽的地方政府與民眾豪情萬丈——“把地球挖穿,也要挖出礦來”。這種工業狂熱與“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一道,成為那個時代熱血沸騰的表征。


  1978年成為共和國幾乎所有領域的分水嶺。一場自上而下的改革運動打破了持續20年的沉悶局面。與100年前的洋務運動不同的是,湖南在感受這股東南季風暖流的嗅覺上并不比東部沿海遲鈍。


  1984年,中國全面啟動國企改革,民間資本日趨活躍。5月,“深圳現代科教儀器展銷中心”成立,這便是萬科的前身,王石當上了經理。這個冬天,柳傳志在北京的一間小平房里開始了聯想的創業。在山東青島,35歲的張瑞敏被派到一家瀕臨倒閉的電器廠當廠長,后來這家企業名叫海爾。


  同樣在1984年,年輕的師范美術教師張躍辭去教職,與弟弟一道下海經商,4年后,他們創立了遠大空調;而剛剛畢業一年、在兵器工業部工作的梁穩根,與他日后的伙伴——唐修國、毛中吾、袁金華等人開始謀劃自己的事業,這一年,他們成立羊販子小組去販羊,最終失敗了,但不久后,三一成立。


  蘇聯遺產和東南暖流,是描摹共和國工業夢想的兩支畫筆,他們是如此的截然不同,卻又朝著同樣的目標。只是如果單從湖南一省而言,蘇式工業化建設并未給湖南工業發展帶來任何顯著的推動作用。湖南省社科院原企業與產業研究所所長史永銘認為,五六十年代的湖南大型工業項目建設,是全國工業一盤棋最好的注解,實則并未讓湖南產生配套體系,符合湖南省情的工業企業得到真正發展,還是東南暖流。 


色女影院